中照網logo

設計

>首頁 > 設計 > 精選文章 >正文

“2018阿姆斯特丹燈光節”29件作品驚艷亮相!

2018-12-11    

中國照明網報道

2509

導語: 冬日的嚴寒愈發凜冽,大家只想和被子宅到天荒地老??啥緟s是荷蘭最美的季節,每年的冬季,全球頂尖藝術家都來到荷蘭,用極致的創意點亮這個奇特而炫酷的國度。

  冬日的嚴寒愈發凜冽,大家只想和被子宅到天荒地老??啥緟s是荷蘭最美的季節,每年的冬季,全球頂尖藝術家都來到荷蘭,用極致的創意點亮這個奇特而炫酷的國度。

  

image.png


  阿姆斯特丹燈光節

  今年是阿姆斯特丹第七次舉辦燈光節。自2012年以來,阿姆斯特丹燈光節就占據了首都市中心最佳“C位”地段,而且一“霸占”就是長達53天(2018年11月29日-2019年1月20日)。晚上5點至11點,大家可以乘船、騎車或步行觀賞。

  阿姆斯特丹燈光節宣傳片

  本屆燈光節以“媒介就是信息”為主題,來自16個國家的29件燈光藝術作品從600多件競選作品中脫穎而出,用光傳遞信息,講述故事......

  燈光作品分布圖

  

image.png


  A.N.N.

  Koros Design

  

image.png


  Koros Design利用移動的光來可視化一個類似于大腦活動的過程?!癆.N.N.”代表「人工神經網絡」,它就像我們的大腦一樣,以電信號的形式接收、處理和傳輸信息,在網絡中從一個神經元到另一個神經元。

  

image.png


  “A.N.N.”被用于語音識別、自動駕駛汽車和社交媒體上的個性化過濾器。它們基本上是我們自身神經系統的延伸,雖然它們可能不太為人所知,但它們在當今世界是一種非常有影響力的媒介。

  

  ABSORBED BY LIGHT

  Gali May Lucas

  

image.png


  三個人并排坐在長椅上,展示智能手機用戶的典型特征:他們的頭彎著,手指打字和滑動,他們的臉被手機屏幕照亮。當他們的身體存在時,他們的思想卻在別處。

  

image.png


  

  ACTION>REACTION 2.0

  Sjimmie Veenhuis

  

image.png


  “ACTION>REACTION 2.0”展示了按鈕是我們和各種技術之間的“中介”,有著不同的含義。例如,在我們的社交媒體渠道上打開新的信息或得到喜歡,給我們的社會地位一個積極的肯定。

  

image.png


  這個作品由一個大屏幕組成,上面有大約1000個按鈕,按下按鈕后,按鈕會發出不同顏色的光,比如單個像素。觀眾可以用這些像素創建圖案。

 

  PORTAM CIVITATIS

  Peter Snijder

  

image.png


  在Herengracht的盡頭,一座幽靈般的、藍紫色的亭子漂浮在水面上,就像一座被淹沒或遺失的大教堂的遺跡。這是Peter Snijder的燈光裝置作品:PORTAM CIVITATIS。

  

image.png


  “PORTAM CIVITATIS”是一種由脆弱的線組成的簡單結構,這些線在紫外線照射下會像畫出來的線一樣發光。這個裝置看起來有點像一個空間藍圖,是Snijder自己為新或舊的另一個城市的幻想建筑結構設計的。

  

  AFTEREAL

  Yasuhiro Chida

  

image.png


  “Aftereal”由數百根彈性電線組成,在小型馬達的幫助下上下移動,在黑暗中用紫外線燈照明。電線所產生的波狀運動的圖像在你的腦海中揮之不去,就像火花產生的光畫一樣,它看起來就像你在看一幅線條畫的大風景畫。

  

image.png


  ALL THE LIGHT YOU SEE

  Alicia Eggert

  

image.png


  Eggert使用了一種詩意的敘述,這種敘述是在光的照射下寫出來的,通過小小的干預就能改變意義?!澳憧吹降亩际沁^去的光”(All the Light You See is From Past)中的部分文字偶爾會被關掉,讓她傳達的信息更加簡單:“你看到的都是過去的”(all you see is past)?!澳闼吹降囊磺泄狻?All the Light You See)是死亡的象征(拉丁語,意為“對死亡的反思”),這件藝術品提醒我們,在不久的將來,我們也將屬于過去。

 

  ANTENNA SUD

  Michela Bonzi

  

image.png


  意大利燈光設計師Michela Bonzi將電視天線從南方帶到阿姆斯特丹。但采取了一種新的形式,它們已經被轉化為燈光藝術作品,不再發射無線電波,而是放射光來引人注目。

  

image.png


  

image.png


  CODE

  Frederike Top

  

image.png


  這是Top故意用一份“老式”手稿寫的代碼,是她在阿姆斯特丹街頭一系列詩意的“街頭句子”的續集。用于加密貨幣的技術,如眾所周知的比特幣區塊鏈,也是我們現代編程語言的一部分。與傳統的金融世界相比,數字交易不再需要中央控制。加密貨幣對政府和銀行來說是一個真正的威脅,這一點在她的裝置中得到了突出體現,她將加密貨幣放置在巨大的“封閉”的前銀行大樓前。

  

image.png


  CONTINUUM

  Sebastian Kite

  

image.png


  “連續體”是一個帶有彩色表面的神秘發光體。這些表面有一些特別之處:有時是粉色的,有時是藍色的——這取決于你的角度。

  

image.png


  這種光、表面和空間的體驗與我們彼此交流的方式驚人地相似。我們常常認為發送、發送和接收消息的過程是一個“連續體”,是一個完整的循環。但是信息幾乎總是被所使用的介質扭曲,其含義取決于您的視角。

  

  CRAFTSCAPE

  Youichi Sakamoto

  

image.png


  “工藝景觀”有著不同的外觀。這是門諾派辛格爾教堂墻壁上有趣的燈光表演。但當你斜視你的眼睛,你可以看到一個山區風景的光漂浮在神秘的空間。令人驚訝的是,這種錯覺是由一個非常簡單的配置引起的:一個經過處理的金屬板隨著引擎移動,并反射LED燈的光。

  

image.png


  在這個裝置中有兩個關鍵元素:手工制作和自然景觀。自古以來,尋求文化與自然的和諧是日本社會的重要組成部分。坂本機械模仿自然而迷人的光(比如月亮的光),是對傳統的現代技術詮釋,它很簡單但是很漂亮。

  

  DESIRE

  UxU Studio

  

image.png


  你的嘴唇甚至比指尖更敏感,它包含多達10000個神經末梢,當受到刺激(比如接吻)時,這些末梢會向你的大腦發送信號。雖然UxU工作室的大紅唇并沒有那么多的燈光,但大約有1500盞燈光,藝術家們仍然可以讓你了解他們可以傳遞的信息量。

  

image.png


  從側面看,嘴唇的形象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心跳——我們的心跳加快,欲望強烈。但是屈服于你的欲望可能是危險的:紅燈,就像紅綠燈或足球場上的紅牌,也是一個警告。

  

image.png


  LIGHT A WISH

  OGE Group

  

image.png


  在你把蒲公英的絨毛吹到空中之前許個愿-每個人都知道這個游戲。OGE集團的“點燃一個愿望”可視化了種子在空氣中散播的瞬間,將你的愿望帶到了這個世界上。

  

image.png


  這些大而模糊的種子總共有20顆,高2米,小心翼翼地懸在運河上方,發光的方式讓它們看起來像是在呼吸。通過“點燃一個愿望”,藝術家們將我們在未來悄然釋放并再次遇到的美好愿望可視化。

  

  MIDNIGHTSUMMER DREAM

  Teatro Metaphora

  

image.png


  誰能想到廢棄的洗衣機會成為藝術品的基礎呢?葡萄牙藝術家團體Teatro Metaphora做到了,他們在懸掛裝置“午夜夏夢”時,使用了幾十個洗衣機鼓,并用5種不同的顏色將它們照亮。

  

  MR. J.J. VAN DERVELDEBRUG

  Peter Vink

  

image.png


  原理很簡單,結果很復雜。這就是Peter Vink對他的裝置作品的描述,他把它命名為“范德維德布魯格先生橋”。這座橋由兩個供行人和騎車者使用的拱門和一個供航運使用的吊橋組成,但正是許多三角形構成了Vink設計的起點。他用明亮的白光描出三角形的線條,并把它們伸入和伸出水面,幾乎就像把最初的建筑師在設計過程中從繪圖板上擦掉的線條帶回來一樣。這就是這座橋的骨架如何構成了他的巨大而令人印象深刻的光雕塑的基礎。

  

  NATUURLIJK LICHT

  Meke Vrienten

  

image.png


  你是否意識到,你的日常環境經常被原本不打算用作燈的設備照亮?想想你的微波爐或魚缸里的燈,冰箱里的燈,當地咖啡館里咖啡機里的燈,城市街道上燈火通明的廣告牌或菜單。這些設備上的燈為我們提供信息、食物和娛樂,不管晝夜節律如何。這種不顯眼但卻無處不在的照明逐漸取代了太陽、月亮和星星的耀眼光芒。

  正如Meke Vrienten用她的裝置向我們展示的那樣,它形成了一種圍繞著我們的新的自然光。Meke Vrienten建造的這個“紀念碑”使用超過40件日常物品,組成了路燈裝飾我們的日常生活。

  

  NEIGHBOURS

  Tochka

  

image.png


  日本藝術家組合TOCHKA與來自阿姆斯特丹30個班級的孩子一起為他們的作品“鄰居”創作了燈光繪畫動畫。讓人們立即看到,除了顏料、粉筆和鉛筆之外,光還可以作為一種“媒介”。

  Monno和Nagata將來自每個學校班級的孩子們的八個家庭場景組合成一個大“房子”,在碼頭上投影,使用兩人建造的特殊模擬投影儀。這種放映機將單個圖像(或光畫)循環播放,被稱為optique劇院,1888年由埃米爾·雷諾發明。表現出一個簡單的,懷舊的動畫,與我們的現代(高清或3D)電影形成對比。

  

  NIGHT VISION

  Tom Biddulph & Barbara Ryan

  

image.png


  Tom Biddulph與Barbara Ryan用他們的裝置作品“夜視”向我們的“世界之窗”致敬。你可以從他們使用干凈的線條和清晰的圖像看出,Biddulph和Ryan都是平面設計師:他們將眼睛轉換成真正的圖標。從橋下經過的船只構成了藝術品的重要組成部分,它們象征著進入眼睛的光束。

  

image.png


  作為游客,我們不僅僅是在看這座城市,在某種程度上,這座城市也在看著我們。

  

  O.T. 976

  Stefan Reiss

  

image.png


  弦理論假定宇宙中的一切,從地球上的人到最遙遠的恒星,都是由振動的小粒子或“弦”連接起來的?!癘.T. 976”由三個大平面組成,每個平面由幾十根電纜在恩霍恩斯盧斯橋上相互交叉。

  

image.png


  據Reiss說,你可以把這三個平面看作是一個形狀的一小部分,它可以無限地展開進入自己的宇宙。它們是一個特殊的“屏幕”,用于不斷變化的彩色線條、三角形和多邊形組成。通過這種方式,Reiss創造了一個光明與黑暗、空間、表面和體積的游戲,確保你不會感到無聊,不管你是否對物理感興趣。


  ODE AAN DE MOL

  Piet Hume

  

image.png


  


  “這個地方是一個信息...”這段神秘的文字,被放置在運河沿岸,這些文字就像嵌板上的幽靈一樣亮起來,就像秘密辦公室或實驗室里黑暗屏幕上的白色字母一樣,與現實脫節。通過他的作品,休謨提出了關于我們如何在未來就超越我們自己的世代或文明的問題,以及歷史決定論的危險進行溝通的問題。在我們這個數字化、千變萬化的世界里,正變得越來越難以確定——未來會是什么樣子?

  

  PARABOLIC LIGHTCLOUD

  amigo & amigo

  

image.png


  在裝置“拋物線光云”中,amigo & amigo使用了1000多盞燈來讓看不見的東西變得可見,比如我們人類的情感。

  

  PICTO SENDER MACHINE

  Felipe Prado

  

image.png


  

image.png


  “Picto發送機”是由一個1200像素放大的巨大低分辨率屏幕組成,可以讓你錄制一條簡短的視頻信息。在這個時代,我們已經習慣了看電影,電視節目,和高清晰度照片。這臺“機器”只能讓你的剪影、動作、舞步和手勢被轉換成一塊塊的光,你可以看到自己是我們這個世界的熒光版。

  

  SHADOW SCAPES

  Marcus Neustetter

  

image.png


  南非藝術家Marcus Neustetter的作品“陰影風景”,將陰影作為主角,探討光和黑暗中,陰影的力量。

  

  SPIDER ON THE BRIDGE

  Groupe LAPS

  

image.png


  Groupe LAPS的“橋上蜘蛛”由80只蜘蛛組成,每只蜘蛛2米寬,由裝有LED燈的燈管組成。光被創造成這樣一種方式,這些生物似乎真的在四處爬行。

  

  STARRY NIGHT

  Ivana Jeli & Pavle Petrovi

  

image.png


  盡管梵高的《星夜》富有表現力,但不幸的是,如今我們很少能看到它了。阿姆斯特丹的夜空永遠被橙色的光芒污染著。建筑師Ivana Jeli和創意工程師Pavle Petrovi共同努力,使用1400根LED燈照明的亞克力管作畫。它們以一種矛盾的方式提醒我們今天懷念的自然美景,是時候調整我們城市的燈光了。

  

image.png


  順便說一下,帶著VR眼鏡的人可以在這個動畫中深入梵高的畫作。

  STRANGERS IN THE LIGHT

  Victor Engbers & Ina Smits

image.png


  從20世紀初開始,綠燈和紅燈就被用于交通燈,它們是必不可少的交通工具,確保了安全和秩序。我們從“陌生人的圖標”上看到了那些我們有時不耐煩等待的身影。

  

image.png


  TRANSMISSION

  Serge Schoemaker

image.png


  Serge Schoemaker他創造了一個波浪狀發光管的裝置,沿著水的方向,通過編程使其看起來就像光在空氣中移動一樣。

  TWO LAMPS

  Jeroen Henneman

image.png


  在“兩盞燈”中,Henneman將物體和繪畫結合在一起,這是典型的“站立繪畫”。由于這兩盞燈被一種特殊的金屬箔覆蓋,這些雕塑在24小時內扮演了兩種不同的角色:白天它們以圖形形式出現,白色的圖畫出現,晚上則以光的輪廓出現。

  VIRTUAL FAIRGROUND

  Femke Schaap

image.png


  Femke Schaap的裝置“虛擬游樂場”。將游樂場景點、廣告招牌、商店和俱樂部等充滿活力的設計從繁忙的動作、色彩和形狀吸引游客注意力的設計,簡化為一個迷人的投影,由色彩繽紛的圓圈和線條在巨大的三維幾何形體上移動和滑動。

  WAITING

  Frank Foole

image.png


  在Frank Foole的裝置作品“等待...”中,這個符號從屏幕上拿下來,放大成一件燈光作品。等待的符號實際上是由一個圓中的單行組成,這些單行依次點亮,讓我們不要離開,不要關閉窗口。等一下,你會得到獎勵,你可能看不到,但我們正在幕后努力工作。


來源:BAND、Amsterdam Light Festival

標簽:阿姆斯特丹燈光節  燈光作品  荷蘭  

只有登錄之后才可以評論,請點擊這里評論

在線評價

表情

輸入驗證碼:   

驗證碼

發表評論

smile

相關新聞

MORE >>
中國照明網官方在線QQ咨詢:AM 9:00-PM 6:00
廣告/企業宣傳推廣咨詢:
活動/展會/項目合作咨詢: 市場部
新聞/論文投稿/企業專訪: 李先生
媒體合作/推廣/友情鏈接: 市場部

中國照明網網友交流群:2223934、7921477、9640496、11647415

中國照明網照明設計師交流群:2223986、56251389

中國職業照明設計師QQ群:102869147

X